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一品书吧 >> 北方没有你 >> 第三十八章(新增)

第三十八章(新增)

来到养父的墓碑前, 霍连蹲下来,拿过保镖递来的鲜花,放到墓碑前,对养父说道:“父亲, 我带陶然看您了。抱歉,我没救醒她。”

父亲临死前的唯一遗愿就是有天能报答陶然,因为陶然曾在金三角救过父亲一命。

霍连看着陶然,苍白的脸色几乎没有什么血丝, 他每天都让人给她做全身按摩,他自己还亲自给她做头部按摩,还给用最好的草药,可她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早上的风还有点大, 霍连怕陶然会着凉, 也没多停留, 推着陶然准备离开。

推着车转弯时,他无意间瞄到隔壁墓碑前, 没想到有人比他们来墓园还早, 他顺着墓碑往上看, 墓碑的主人姓何,立碑的人是他的侄女, 叫克莉丝。

霍连对这些不感兴趣,推着陶然向汽车那边走去。

他自己很久也没出来散步, 没有坐车离开, 而是推着陶然走着回去。

深秋的纽约是美丽的, 又有着说不出的萧条感,大概是他心里已经苍老。

养父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他能简单开心的生活下去。

可他终究是辜负了养父的期望。

那个可爱的老头儿,把这辈子的爱都给了他和他的母亲。

可他连他的愿望都没法实现。

起风了,秋风吹起了他风衣的衣角,扬起来,又落下去。

路过一家时装店,看着橱窗上各种款式的女式风衣,他停下脚步,她穿风衣应该很美。

在店员的帮助下,他把轮椅推到了有台阶的店里。

店员看了眼倚在轮椅里已经熟睡的女人,看着她睡熟的面容,总觉得有点眼熟,想了好久,终于想起来,十分钟之前,有个亚洲面孔的男人,在店里买了件米色风衣,那个男人神情有些呆滞,想了半天,也不知道买哪件好。

就把手机里的照片给她看,“这是我妻子,我很久都没给她买衣服了,都不知道什么颜色适合她。”

那个男人又后翻了几张,其中就有张他妻子眯眼睡觉的照片,跟眼前坐在轮椅上的这个女人好像。

霍连问店员,“你看她穿什么颜色什么款式的更好看?”

店员想也没想,指了指那件米色,和之前那个男人买的差不多的款式,一样的颜色。

“这件适合您太太。”

霍连微怔,太太这个词,遥远又陌生。

不过却温暖。

他说:“就这件吧。”

等她醒来,他要让她穿给他看看。

而在这条路的另一家店里,慕时丰看了一圈,好像这里的风格不是陶然喜欢的,他走推门离开。拎着手里刚给她买的风衣,心里有片刻的安宁。

以前她的衣服都是他买,都是他给她搭配。

他都有段时间没给她买衣服了。

他之前说过,她排在他的信仰之前,现在才发现,其实并没有。

他几乎把大半的时间都给了信仰,给了这个职业。

安静陪她的时间却寥寥无几。

当时在店里,看着那么多衣服,他脑海里全是她,挤不进去其他,所以他没法思考,不知道她要穿什么款式,什么颜色才更好看。

只好求助于店员。

他感觉自己现在仿若一具行尸走肉,有心跳,能呼吸,可是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什么都做不了。

*

时间很快来到了初冬。

陶然离开已经四个半月。

慕时丰回了一趟北京。

初冬的街景有些萧条,汽车缓缓前行,那些过往随着街景一直后退。

时间已经抚平了很多人心里的伤,可慕时丰的伤口还没有结痂,他从不敢碰触。

这几个月里,没有人敢在他跟前提起陶然。

就好像这个人从来都没有来过这世上一样。

慕时丰回来是处理公司的一件收购上的事。

这些日子,除了吃安眠药睡觉的时间,他都用来工作,只有工作能麻痹掉神经,他可以暂时不用去想她。

他终于知道为何江迎东会身体垮掉,他感觉自己再这样下去,或许很快就能在另一个时间看到陶然。

处理完公事,他又在办公室傻坐了好久。

公司的员工都下班,后来他助理也先下班了。

一个人坐在大班椅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前段时间里,他还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可这段时间老是断片,不知道脑子里放映的是什么画面。

有时回过神,脑袋一片空白。

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也不知道要去做什么。

每天过的稀里糊涂。

以为黑夜是白天。

慕时丰从办公室出来,小雨开始淅淅沥沥的下了,像是雨夹雪,雨滴打在脸上,有些刺疼。

他没打伞,也没开车。

因为陶然就喜欢在下雪天到外面走过,说什么雪中漫步浪漫,有诗情画意。

他走了没多远,身后有汽车喇叭的鸣笛声。

车窗降下,是头儿邢涛。

示意他上车。

慕时丰坐上了副驾驶。

邢涛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天。”慕时丰疲惫的靠在椅背上。

邢涛微微叹了口气,“组织上给你半年的休假时间,好好调整自己吧,你自家公司的事不是还有你哥哥吗?别太累了。”

“头儿,我后悔了。”慕时丰眯着眼,脑海里全部都是她。

开心的她,生气的她,撒娇的她,傲慢无礼的她,张扬不羁的她。

全部是她。

邢涛侧脸:“后悔什么?”

慕时丰回神,刚才短短的几秒,他又走神了。

他回邢涛:“后悔走上特工这条路。如果我没有接这个任务,陶然还活着,我们说不定早就结婚。”

以前这个问题陶然还问过他,问他有没有后悔过走上这条路,他是怎么说的?

他说有她的路就不会后悔。

只是如今这条路上没有她了。

他没有精神支柱再坚持下去,感觉自己下一分钟就能倒下。

四个半月,他没有好好睡过,就是吃了安眠药,他都会做梦,梦里,全部都与她有关。

他也想走出来,可根本走不出来。

像是陷入了沼泽地,越陷越深。

他总觉得自己离死亡已经不远了,他甚至都看到了阎王在向他招手。

邢涛像是在安慰他,又像是在宽慰自己:“慕时丰,陶然没有那么容易死的,她就是个祸害,她不会死的。”

当初执行任务时,陶然还问他,头儿,我有命活到回来写文吗?

他说他打个电话给阎王,看看名单里有没有她。

他总觉得,阎王是不会收她的。

那么多次她离死亡那么近,最后还是活了过来。

这一回,她都还没有挣扎反抗,怎么可能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呢?

那三个月的假,那篇还没有写番外的文,都等着她呢。

慕时丰睁开眼:“头儿,别给我期限了,半年不够我用,等我哪天心灰意冷再回来,我还要离开,还要去找她。”

邢涛没再勉强他:“随你吧,这边由我给你顶着,但是慕时丰,听我一句劝,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别等到找着陶然时,你自己倒下了。”

慕时丰没有吱声,他自己也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他迟早要完。

慕时丰的下一站是波恩,离开前的一晚,他又约了林百川。

两人就在小区的楼下见的面。

慕时丰掏出烟扔了一支给林百川,林百川又把烟扔回去:“不抽了,最近嗓子不舒服。”

慕时丰想到头儿之前跟他说的那句话,他把整个烟盒都扔进了边上的垃圾桶里。

林百川的脚尖在泥土上胡乱画着,问他:“还要继续找?”

“恩。”慕时丰抬头看向夜空,阴沉沉的,感觉又要下雨。

“去吧,你们慕家的公司,我会帮着你哥哥。”这是他唯一能为慕时丰做的。他心里也难过,不比慕时丰的难过少。

可是他每天都要哄着儿子开心,告诉儿子,只要听话,妈妈说不定有天就回来了。

那么多个日夜,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睡了,还是醒着。

有天晚上,佑佑吵着要吃炸酱面,他亲自下厨做了。

做出来后,他吃了一口,眼泪就掉了下来。

想到那个下午,她眼睛亮亮的说,晚上等着他做炸酱面吃,他心里就被搅动的疼痛难忍。

两人沉默的站了半个小时,谁都没再说什么。

好像沉默便是最好的对白。

又是四十分钟过去,林百川问他:“看过蒋慕承没?”

慕时丰摇头:“没,不敢。”

他知道陶然对蒋慕承意味着什么。

真的比命都重要。

陶然离开后,蒋慕承就出了车祸。

至今他都不许任何人说陶然离开了。

慕时丰最终还是点了根烟,心里太难过,只有烟草味,能让他暂时解脱。

现在他唯一不敢面对的人就是蒋慕承,他不知道见了他后,该说些什么。

也知道蒋慕承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了。

慕时丰挣扎犹豫了很久,第二天,他还是去了蒋慕承的家。

蒋慕承感冒了,没有去公司。

慕时丰去的时候,他还在不停的咳嗽,憔悴不堪。

慕时丰静静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眼眶都发热。

他声音沙哑:“舅舅,对不起。”

蒋慕承感冒咳嗽,还在抽烟。

“慕时丰,我们这个家差不多就毁了。”

慕时丰喉结轻滚,他懂蒋慕承的意思。

陶然不在了,以后家里大概再也开心不起来,那些团圆的日子,便是凌迟他们身心的日子。

这个家是要毁了。

可他自己何尝又不是。

他除了说对不起,再也说不出其他。

蒋慕承去B国时,他正在迈阿密,蒋慕承还专门打了电话给他,千叮咛万嘱咐,说要保护好陶然,不能让她有什么危险。

他当时还信誓旦旦的保证,他在,陶然就在。

可是现在呢?

蒋慕承转身上楼去,又转头说了句:“等我下,给你样东西。”

几分钟后,蒋慕承手里拿着一本书下楼。

他把书递给慕时丰:“这是她初三时的语文书,里面都是她的涂鸦。留个纪念吧。”

慕时丰翻开时,双手都是颤抖的。

扉页上都被她涂满了,画的全部是他,各种表情的他,开心的,生气的,淡漠的,大笑的。

翻开第二页,在空白的地方写到:【慕时丰,我喜欢你哦~你呢:)】然后就是一个色色的表情。

翻到了第六十二页,上面写着:【大慕慕,你都不给我写语文作业,我要考虑一下,要不要这么喜欢你了:( 简直讨厌死了! 】边上还有个大哭的女孩,和一个下跪的男生,男生边上还有旁白:【老婆,我错了。】

第九十八页,写到:【今天做课间操时,有个高一的女生跟大慕慕说话,大慕慕竟然跟她聊了好久,我决定要三天不理他!!!】

后面还是那个跪着的男生,只是旁白变了,变成,【老婆,以后我不会再跟别的女生闲聊,也不会多看一眼别的女生,只喜欢你一个。】

一个神情高傲的女孩,边上的旁白是:【起来吧,哀家不是小气的人。】

之后的每一页里,都是有她留下的痕迹,都与他有关。

所以那年的语文课堂上,她全部用来想他了。

她的语文成绩又怎么能及格?

慕时丰看完后,心一寸寸被凌迟着,痛不欲生。

那天他是什么时候从蒋慕承家离开,又怎么到的家,他一点印象都没了。

整个人都被抽空。

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

那天晚上,他一遍遍疯狂拨着她的号码,机械的女音传来,他按断,再继续拨,直到她的手机被打的没电了自动关机,他又去给她的手机充电,然后又开始拨打。

他太想她了,想听听她的声音。

那一夜他都在发疯。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他才睡过去。

*

两天后他去了波恩。

那个小镇,江迎东也在。

他没有想过会在那里遇上他。

那天傍晚,他去湖边散步,没想到在湖边的长椅上,他看到了江迎东。

他比四个月前更瘦,精神状态也不太好。

江迎东正坐在长椅上看书。

他原本没想着要去打扰他,可是江迎东抬头时,看到了他。

慕时丰慢慢走过去,喊了声:“六哥。”

江迎东点点头,指指边上的位置。

“这个季节的波恩小镇没什么好看的。”

慕时丰淡淡笑了声,没说话。

江迎东继续低头看书,两人并肩无言的坐着。

许久后,江迎东收起书,看着余晖下波光粼粼的湖面。

“霍连没死,他不会轻易死去的。如果就连舒曼迪这样没脑子的女人都能要了霍连的命,你觉得霍连还有资格做顾家的老大?”

慕时丰的眼底有了波澜,侧脸看着江迎东。

江迎东用书轻轻拍打着手心:“如果霍连活着,陶然一定活着。这么久陶然为何没有逃出来,只有一种可能,她没有意识。”

慕时丰的手指不自觉的抖动了下,“什么意思?”

“陶然是谁?只要她活着,谁能困得住她?当时在金三角的原始丛林里,两百多个雇佣兵都没有困住她,最后都死在她手里,她当时好像还救了一个老头。你觉得霍连能在城市困住她?就是困住了,她也会使出浑身解数让霍连投降。”

江迎东也看向慕时丰,“你觉得只要陶然愿意去勾引一个男人,还有谁能抵挡了这样的诱惑?”

慕时丰:“......”

江迎东自己也很无奈的笑了声。

就是阿城那样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动物,跟陶然交锋时间久了,竟然五年前的最后关头为陶然挡了一枪。

就别说一般的男人了。

江迎东又说:“霍连在酒店没杀陶然,就说明他对陶然下不去狠心,其中的原因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如果霍连没死,他就不会让陶然死。霍连的大本营在纽约,你到那里去碰碰运气吧,兴许就真的好运能遇到呢?”

对于江迎东的话,慕时丰也只是当安慰剂听听。

与霍连有关的线索他全部查过,所有的证据都证明他真的死去。

江迎东之所以觉得陶然活着,跟他一样,只是心里的那个执念罢了。

是在自欺欺人。

喜欢北方没有你请大家收藏:(www.1pinshu.com)北方没有你一品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北方没有你最新章节 - 北方没有你全文阅读 - 北方没有你txt下载 - 梦筱二的全部小说 - 北方没有你 一品书吧

猜你喜欢: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我有五个大佬爸爸爱我就要说出来二世祖总在崩人设百米跑道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子夜十我被五个反派爸爸争着宠完美关系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夫人是团宠:慎爷,请加油!反派大佬把娇妻人设玩崩了那个大佬回来了重生甜蜜人生一胎三宝:总裁老公,甜蜜宠八零甜妻萌宝宝唐爷你脸不要了沙雕攻他重生了蔚蓝之恋GL九零之明姝发家记重生八零盛世军婚重生校园之逆天丹女天价盲妻,总裁抓紧我槐夏记事女帝玩转时尚圈垃圾系统找上我
完本推荐: 天骄无双全文阅读头号新欢:Hello,顾太太全文阅读重生之田园似锦全文阅读农女福妃,别太甜全文阅读偷天全文阅读跟科技树谈恋爱[三国]全文阅读狂探全文阅读秀才家的俏长女全文阅读新特工学生全文阅读我 !秦始皇! 打钱全文阅读诡神冢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精灵之传奇训练家全文阅读奥术神座全文阅读重生于康熙末年全文阅读桃运小村医全文阅读人皇纪全文阅读我爷爷是迪拜首富全文阅读重生当首富继承人全文阅读神级奖励系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带着系统来大唐诸天万界游商最强狂兵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田园小花仙[快穿]青萍万道剑尊娱乐之时代巨星开局从买房开始上门女婿最强终极兵王微光魂帝武神我真不想当天师啊重生再创传奇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重生农家小地主从小世界开始成长主宰三国圣旨驾到规则系学霸建造盛唐大唐扫把星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朕不行,朕不可狂暴逆袭带着农场混异界大唐暴力亲王九转星辰诀阴婚不散

北方没有你最新章节手机版 - 北方没有你全文阅读手机版 - 北方没有你txt下载手机版 - 梦筱二的全部小说 - 北方没有你 一品书吧移动版 - 一品书吧手机站